疫情下旅游业如何复工复产

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各大行业均受到冲击,特别是旅游服务业损失惨重,企业停工,大量员工失业。 如今,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但国外疫情仍在蔓延。

据世界旅行和旅游理事会(WTTC)估计,全球旅游业遭受严重打击或持续较长时间,超过5000万个就业岗位受到影响,旅游业整体经济产值预计将下降减少 25%。 国内方面,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数据预计,2020年一季度和全年,国内旅游人数将分别出现56%和15.5%的负增长。

应对疫情必然会限制人员流动,旅游业受到影响也就不可避免。 另一方面,据说疫情点燃了“宅经济”,同城物流、外卖、电商、在线教育等都出现井喷式集中增长。 然而,正是这种“宅经济”成为旅游业的严寒。 归根结底,旅游服务业是体验经济。 我们不能把旅游活动带到家里。 虽然有的博物馆推出了一些提供“云观展”的小程序,比如国家博物馆推出的“国家博物馆邀您云观展”等,在线上推出文化内容。 但这些手段的范围有限,不能满足人们对旅游的真实需求。

如今,根据2003年非典后旅游业的复苏格局,有专家提出,“宅经济”也有值得期待的一面。 那就是疫情后旅游热情和需求极度低迷带来的“报复性”增长。 尤其是现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旅游业的复苏可期。 近期,我国旅游业逐渐开始复苏。 一些旅行社和在线旅游平台开始有序复工,酒店业也陆续推出有效期较长的住宿套餐,解决一些现金流问题。 但现阶段的旅游活动仍仅限于市内、省内、海岛的小规模一日游。 工业整体复苏仍需等待。

助力旅游业发展的若干对策

那么,受疫情影响的旅游企业需要怎样做才能更好地面对疫后的产业复苏呢?

首先,做好准备,逐步恢复。

目前国内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旅游业仍然会面临一段停滞期。 这就需要旅游企业做好整装待发的准备,利用这段时间谋划重启后的战略布局。 例如,新市场的出现是否需要产品调整。 在此期间,敦煌逐渐从文化旅游向研学旅游转型,这确定了疫情后新的目标市场。 综合性旅游集团复星旅文文化集团也通过合理控制运营和总部成本、实施员工和客户关怀计划,建立了强大的内部企业文化,以等待投资机会的到来。

旅游企业的恢复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在战略布局上,要明确首先复苏的一定是本土休闲旅游活动,比如乡村旅游,其次是国内休闲度假旅游等,国际旅游的复苏需要更长的时间。

二是多维度重估,放缓。

旅游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精神消费,因此疫情带来的恐慌和焦虑不会那么快消失,势必影响游客的舒适度。 与此同时,虽然国内疫情稳定,但境外输入病例仍然是大家关心的话题。 在这种情况下,仓促恢复旅游活动将得不偿失。 现阶段旅游企业应对自身、资源、市场等进行多维度评估,明确疫情后的发展方向、安全管控方法、产品和服务质量管控方法。 减缓复苏的目的是避免“游客感染”,避免开业后因消费不足而增加运营成本。

三是政府支持和政策引导。

疫情之下,政策导向最重要。 在这个困难时期,必要时相关机构需要向政府、银行和社会寻求帮助。 地方政府以不同方式支持旅游业。 例如,江西省启动第二阶段2.5天弹性假期,鼓励旅游活动。 因此,旅游企业应密切关注复工前后的政策引导,制定不同的旅游产品设计和促销活动。

四是安全措施和应急态度。

旅游业重启前,需要将“安全”和“应急”纳入各项运营计划,全面完善应急保障体系,才能够应对疫情后的增长。 危机意识不应仅是短期的重点,而应纳入日常员工培训计划中,以应对突发事件。 例如,张家界风景区开展了公共突发事件应急救援模拟演练,并将其纳入每月培训计划。

五是社会责任,品牌重塑。

企业社会责任将成为旅游形象的核心内容。 企业要对内、对外始终如一地重视社会责任相关建设和活动,品牌才能获得凝聚力,只有这样的品牌才能长久。 例如,在宁波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的倡导下,宁波63个旅游景点向全国医务人员免费开放一年。 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想等疫情结束后去这座城市看看。 。 再比如,疫情期间,一些酒店主动为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 这些举措提升了酒店的公益形象,有利于品牌的长远建设。 疫情过后,旅游企业也应该把企业社会责任作为工作重点,成为品牌建设的重要手段。 社会责任也将成为旅游产品附加值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六,文化内涵最重要。

旅游业的重启需要文化内涵的支撑。 旅游活动转瞬即逝,具有一定文化内涵和生活意义的产品最适合重启后的市场需求。 文化内涵是指旅游企业需要重新审视活动和服务能够给游客带来的意义。 能给游客留下的不仅仅是几张照片,而是更多的反思,一些能够留在人们心里更长久的记忆,比如一些文化遗产、风土人情、自然教育,甚至简单的做人之道。 。 路。 对这些文化内涵的思考不应该是强行进入的,而应该是有创意的、有真实内涵的。

七是借助科技,智慧旅游。

在当今信息技术发达的时代,我们一直倡导发展智慧旅游。 疫情过后,旅游企业应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优势,加大大部分旅游服务的智能化、数字化力度,方便游客信息采集和旅游决策,加快培育新商业模式。 例如,故宫与腾讯合作推出了玩转故宫小程序。 现在不少文旅企业已经开始研发智能技术,进一步探索科技和数字平台在旅游全流程中的运用。

八是增加消费,控制人员流动。

需要看到的是,旅游业复苏后,国内旅游业仍需在人流和产品质量上做文章。 两者齐头并进。 也就是说,控制人流后,企业收入只有在提高消费水平的基础上才能恢复,只有优质的旅游产品才能增加消费,满足受限制的人流。 旅游企业需要提高旅游产品附加值,创造更多消费机会,把控旅游活动质量,做到“少而精”。 还可以通过多功能旅游产品的组合来提高公众的旅游消费,如乡村旅游与游学旅游的结合、康养与体育产品的结合等。

九是线上“种草”,提前植入。

利用“宅经济”的后续影响,在网络平台上制造话题,重点传递品牌和产品的安全感和独特性,创造品牌认知度和好感度。 提前植入公众对旅游产品和服务的认知。 线上活动可以多元化,但需要注重文化内涵和品牌输出。

旅游业面临的几大发展趋势

一是疫后增长谨慎。

现在似乎需要谨慎对待旅游业预期的大流行后的井喷式增长。 首先,肯定会有增长,但不一定是井喷,而且影响也是短暂的。 因为这次疫情会改变一些人的出行消费倾向。 与17年前非典的影响不同,这个时代的游客理性得多。 信息时代的优势增加了我们出行的选择性。 因此,这次疫情过后,游客不会盲目出行,应多样化目的地选择,避开人群密集的网红场所。

二是乡村旅游和生态旅游持续增长。

疫情让人们深刻认识到自然和生态的重要性。 人与自然的关系将越来越受到重视,这也将体现在旅游体验中。 对自然的日益关爱,必将引发人们对乡村旅游的热爱。 郊区乡村旅游将率先恢复并持续受到关注。 此外,以自然为中心的生态旅游、绿色旅游、慢旅游等也将受到市场青睐。

三是家庭游、度假游成为国内旅游的主要旅游活动。

“宅经济”下,人们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或者开始反思与家人的相处方式,开始珍惜家庭空间。 因此,旅游业复苏后,最直接恢复的旅游活动类型就是家庭旅游,形式可以是带老人休闲、带孩子郊游,也可以是情侣浪漫旅行。 当然,家庭旅行也是少不了的。 因此,旅游活动中的度假功能将受到青睐。

四是健康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概念产品需求增强。

疫情带来的宅家生活,让人们的健康方式和生活理念发生了调整和改变。 首先,健康饮食、健康生活、运动、关爱自然等相关标签将成为热搜,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此影响下,健康旅游、体育旅游、美食旅游(特别是健康饮食的推广)等将成为重点增长领域。

第五,多功能旅游活动需求增加。

国内人群消费能力的提升也会在疫情过后得到体现。 最大的体现将是对多功能旅游活动的需求。 比如,家庭出游会更倾向于乡村自然与亲子研究相结合的旅游产品,而不是单一的旅游产品。 此外,一些具有社会意义的旅游产品也将成为新宠。

总之,疫情对于现有旅游服务业的重新洗牌有利有弊。 旅游业的复苏不应仅仅等待井喷期的增长,而应着眼长远,战略部署和重塑品牌文化,才有利于长期可持续发展。 发展。 (作者为宁波诺丁汉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博士)